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数学 >

数学

你看到身边“一寸的欢喜”了吗

  1999年9月,陈鹂成为一名环卫工人。“刚开始工作的时候,一些市民走到我们身边时会捂着鼻子,有人教育孩子也拿我们以案说法。现在基本没有这种情况了。很多市民看到我们,都和我们有说有笑,把我们当正常人看,孩子经过时也会喊一声阿姨好。”陈鹂说,从她的经历来看,现在市民素质大大提升了,而且变化是明显的。

  看看身边,的确如此。公允地看,这些年来城市越来越美丽,市民素质也在稳步提升。过去的许多问题现在已然不见,或者大为好转,过去稀罕的文明风景现在也普遍出现。拿乱扔垃圾来说,现在虽然还有,但是大大减少,这在孩子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。

  有人可能会讲,舆论场并不是这样啊。在公共话题里,现在的道德水准以及文明风貌简直全是不堪的一面,似乎现在是一个“最坏的时代”。这跟舆论的议题设置有关。

  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,舆论常常是被议题操纵的。而对议题的选择,往往不是事实判断,而是价值判断。传播学上有一种“坏消息传染症”,表现为人们在判断一件事情时往往价值先行,对坏消息特别关注。当一件事可能影响自身利益时,更是趋利避害地进行选择性渲染。另外,很多人都有一种“诗人的情怀”,喜欢以悲剧视角看待人和事,吸引他人的点击和点赞。于是在文明领域,往往无视基本面,常常出现“抓小放大”、“以偏概全”,盯住和放大“玫瑰下面的刺”。

  舆论关注的一些极端不文明案例是事实,但上升到社会层面,却是一种“小众”。在我们身边,明明存在着大量的好心得到好报现象,却选择性关注极少的好心不得好报现象,甚至炮制出“人心扶不起”的话题;明明市民素质在稳步提升,却因为看到地上有一点纸屑,就开始悲情述说……这是一种“文明矫情主义”,也是一种“文明悲情主义”。